猫咪最新网站版

秦风激动了。

心血澎湃。

皇天不负有心人,得来全不费工夫!

所谓久别胜新婚,阔别一个多月,冬晴姐姐终于想通了!

秦风愉悦的闭了闭眼,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好像身在幸福海,就连空气,都带着甜蜜的气息。

“呼——”

回过神来,秦风重重的吐了口气,咧嘴暗笑:“可算是不用想着怎么让她喝酒了,以后这么点夫妻常事,不是家常便饭?”

如释重负,欣喜若狂。

但,咱们要矜持,要君子。

秦风干咳两声,收敛起脸上不太得体的笑容,整理了一番衣裳,挺了挺胸膛,这才抬脚朝着木屋大门行去。

龙行虎步,真男人。

一步越过木屋门槛,那熟悉迷人的清香,顿时更是浓郁了,抬眼望去,叶冬晴正盘坐在床榻上。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她身着长裙,是白色的连衣裙,如果没有记错,这是秦风给她买的一身装束,很现代,很修身。

傲人的身材,呈现的淋漓尽致,泛黄的灯光下,她那绝美的脸蛋,美如画。

秦风见到这一幕,却是不由愣了愣。

这……

太正经了吧?

难道不应该躺着?或者是妖娆的侧卧?

这般中气十足的盘坐着,有点唬人啊!

“看来,还是要我主动一点。”

秦风暗暗想道,毕竟叶冬晴不是寻常女子,想让她和小妖静、骚蝶一般,怕是此生都难有那一天。

想想有些失落,但再想想,又觉得如此才是叶冬晴,如若不然,反倒没那么吸引人了。

释然一笑,秦风双手负背,不急不缓的朝着叶冬晴行去,一边笑哈哈的说道:“冬晴姐姐,我回来了,你开心吗?”

叶冬晴黛眉微蹙,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察觉到,秦风已是丝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床上,她的身旁。

而且,还一点都不生疏的紧紧挨着她!

叶冬晴眉头皱的更深。

秦风那坏坏的笑声再度响起:“阔别一个多月,冬晴姐姐,你是不是也很想我啊?”

叶冬晴怔然,一时间都有点懵了。

这臭小子,哪根筋搭错了?

一回来就这般甜言蜜语,好像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了吗?

好像没有吧?

即便有,也是醉酒那晚,或许说了几句真心话,但第二天她就让秦风忘了那一切了啊!

叶冬晴怔怔出神,对秦风反常的行为感到困惑不解。

却在这时。

秦风张开了双手,毫无预兆,直接给叶冬晴来了一个熊抱,刀削般的面庞,也是紧紧的贴在了她那柔嫩似水的脸蛋上。

彼此的温度交集,屋内氛围,瞬间升温,变得旖旎诡异了起来。

叶冬晴如遭雷击。

俏脸上,红晕浮现,紧缩的瞳孔中,满是惊愕。

秦风则是享受的闭上了双眼,柔声笑道:“冬晴姐姐,若非天涯海角这一行,我都不知道,原来在你心里,我已是重要到这等程度,你呀,老是把这些藏在心里,有必要吗?不过好在我现在都知道了,我想告诉你,在我心里,你也非常非常的重要!”

叶冬晴:“……”

她明白了。

定是秦风去天涯海角的时候,鬼医殿殿主和他说过,她苏醒时的第一反应!

叶冬晴面红耳赤,又恼又羞。

陡然惊醒,下意识的,想要摆脱秦风。

可听到秦风这一番温柔似水的情话,即便是她那将近两百年,坚若磐石的心灵,都是忍不住的被融化了。

她感动,她恍惚。

她不忍心离开他的怀抱。

一个多月没见了,甚是想念。

想念他这贱贱的模样,想念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眼下他又破天荒的表现的如此温柔,纵是铁石心肠,也难以拒绝啊。

叶冬晴本能般的闭上美眸,一时间只感觉脑袋一片空白,所有的世俗观念,所有的内心芥蒂,好像都被秦风误打误撞的清理了。

而秦风瞧着她那安然的模样,放松的神情,心头则是大喜。

果然不出所料,冬晴姐姐已经准备好!

秦风喜出过望。

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

推!

真男人秦风同志,分毫不墨迹,微微发力,便直接将叶冬晴盘坐着的身躯,轻轻推翻。

然后,就欲欺压而上。

却在这时。

唰!

叶冬晴毫无预兆的睁开了双眼。

四目相对。

秦风愣然。

他在叶冬晴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愤怒,还有许多的冷冽。

秦风脑袋瓜子嗡嗡炸响,这突然间的反转,让他有点懵逼,不知所措,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闹呢吧?

不应该水到渠成?

看这样子,是我误会了?

要动手的节奏?

轰!

果不其然,还没等秦风回过神来,叶冬晴体内便猛地爆发出一股极为磅礴的真气力量。

饶是以秦风现在的实力,也不堪一击,直接被击飞出去数百米,整座木屋,也是因此瞬间坍塌、瓦解。

“呕!”

狼狈落地的秦风胸口剧痛,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翻身就是一口鲜血,脸色也是瞬间苍白了下来。

木屋已是化为废墟。

废墟出现一丝松动,叶冬晴那高挑的身影,似慢实快的自废墟中掠出,转眼时间,便已是来到了秦风跟前。

叶冬晴居高临下的望着秦风,脸色冷冽:“臭小子,你又作死?”

“我……”

秦风舌头打结,无言以对,那叫一个委屈。

搞什么鬼啊?

到底是谁在作死?

前面一切进行的好好的,给我无限的希望和遐想,一切都像是成了的样子,结果二话不说就动手,谁作死?

女人心,海底针。

但这未免也太深!

说翻脸就翻脸啊!

秦风扯了扯嘴角,火气也是立刻上来了。

他忍痛起身,无比震怒的瞪着叶冬晴道:“叶冬晴,你特么的到底在搞什么鬼?还有完没完的?装模作样有意思?你这样,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装?”

叶冬晴愣了愣,她装什么呢?

秦风在她心里很重要?

这一点,她何曾装过?

“难道不是吗?”

秦风愤怒道:“刚刚你那个状态,明明就是成了,为什么最后关头又翻脸?你明明是想跟我在一起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