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黄片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梦幻清纯邻家女孩唯美写真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

   【 .】,精彩免费!

   景倾歌温柔一笑,“所以我们都把小三子的心理感受给忽略了啊!”

   季亦承一双妖孽的桃花眸半眯起来,是啊,别说是自家那么大一家子了,就连他这个一起从小“断***背山联盟”的妖孽承哥哥都一直觉得非小三还是当初那个在训练基地追着他们嗷嗷嚎啕的白目小妖精。

   所以一直以来对小非非表示嫌弃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大家都默认了小三子的没心没肺,更准许了他在感情上的若无其事。

   可是……

   倏地,季亦承又微微蹙了眉头,目光一沉,就算是默认了,也是在大家都以为非小三一定是“万年骚***包桃花债,从来走肾不走心”的基础上的啊!能征服妖精的绝对是大神!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这只小妖精竟然真的“改邪归正”谈爱了!

   简直,完全脱离了既定好的发展情节!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看着大Boss一脸泼油漆色的黑黢黢脸,景倾歌又忍不住翘了翘嫣粉色的嘴角,抬手在季亦承皱着的眉心上摁了两下,又说,

   “乖,这就叫因果循环,人呢,本来就是地球上最高级的感性动物。

   小非非更是个性张扬,风华绝代,锋芒毕露,看我们把他当做是无***耻撒娇耍无赖的小混账,可是在他女朋友眼里,小非非就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多牛-bi哄哄!”

   某位景姑娘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竖大拇指了。

   结果就是,某位大Boss本来就冷飕飕的脸色忽然更不对劲了,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一开口,语气里就飘出一阵浓浓的老坛醋味儿,

   “倾宝儿,对小非非的评价褒扬很高嘛?都没听这么狠夸过我。”

   景倾歌稍微愣半秒,然后“扑哧”笑了,眼角眉梢都是漂亮狡黠的笑意,

   “怎么,还酸了呗?”

   “哼。”大Boss别扭的一甩脑袋,一副“老婆快哄哄我”的傲娇既视感。

   景倾歌却不买账,

   “得了啊,都老夫老妻了,不然还真当是儿子小太子爷啊,奶包要人哄。”

   瞬间,季亦承嘴角狠狠一抽,脸都绿了,**!他绝对比他儿子的段位高级多了好吗!

   →_→!

   ……

   景倾歌嗤嗤直笑,更放肆的在季亦承的下巴上使劲拧掐了一下,然后又闹腾的揉了揉,笑眯眯的杏眸像极了弯月,唇角更溢出细碎如银铃的嬉笑声,

   “我家妖孽大Boss永远男神No.1,而且没有之一,更不允许任何反驳!”

   顿时,季亦承上一秒还西伯利亚寒风吹的脸就差没笑得开一朵红粉粉的太阳花儿了,嘴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景倾歌直捂脸,德行儿,看给乐的。

   “小坏蛋!”季亦承关了吹风,一低头,就要亲上来抱着一通乱***啃,果断被景倾歌一巴掌给挡回去了,软绵绵的掌心捂着他的嘴巴,

   “诶诶,妖精八卦话题还没讨论结束呢,专业点儿啊。”

   季亦承又没忍住……嘴角塌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