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mei污

   想起这种可怕的后果,张逸吓得灵魂都有些颤栗了。

   “你——”黄星海双目呆滞,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

   “你还想要泡我吗?”

   秦漫彤眼神带着玩味,更带着不屑一顾。

   “不……不敢了!”

   黄星海顿时落荒而逃,不敢逗留片刻。

   “黄少,等等我们啊!”

   阴冷青年几人狼狈的爬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跟着离开了这里。

   张逸也回过神来,苦笑的说道:“老婆,我们也走吧!”

   “好!”

   秦漫彤点点头,她觉得雅兴也一扫而空,再待下去也没什么好玩的。

   紧接着,在众人那惊骇的目光中,张逸带着秦漫彤她们离开了这里。

   颜值超高美女浅色碎花长裙好靓丽

   离开酒吧,秦漫彤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她突然笑了起来:“哈哈,没想到成为古武者,真是太好玩了!”

   好玩?

   听到这话,张逸满头的黑线。

   任怡静还处于茫然的状态,眼神很奇怪看着开心的秦漫彤:“秦总,你……你什么时候成为了古武者?”

   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秦总竟然会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秦漫彤浅浅一笑:“也就是最近的事情!”

   最近?

   任怡静眼神变得更古怪起来,成为古武者会这般容易吗?

   她有点不相信。

   看到任怡静那古怪的眼神,秦漫彤淡淡一笑:“静静,你想不想成为古武者?”

   “啊?

   我可以吗?”

   任怡静傻眼了。

   “你当然可以了。”

   秦漫彤笑吟吟的说:“只要成为古武者,你就有自保的能力,就不害怕遇到流氓了!”

   “可,可我要怎样能成为古武者?”

   任怡静忽然问道。

   “很简单啊,让张逸传授你武学。”

   秦漫彤理所当然的说道。

   什么?

   张逸瞬间瞪大了眼睛,赶紧连连摆手:“老婆,想要成为古武者,哪有那么容易?”

   “怎么?

   你不想教静静?”

   秦漫彤眼神有些不善,凶巴巴的说道:“你看我,才用了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能狂揍流氓了,难道静静不行吗?”

   “老婆,你听我解释啊,你的情况有点不同。”

   张逸耐心向她解释这其中的缘由。

   听完解释,秦漫彤表情有些失望,感情她还是一种异类了?

   任怡静表情也有点失望。

   说实话,她也想要成为古武者,那样就不再害怕遇到流氓了。

   “我不管,你要想办法让静静也成为古武者。”

   秦漫彤哼哼道。

   “这——”张逸心里暗暗叫苦。

   任怡静已经错过了练武最佳年龄,更没有秦漫彤那种火凰的力量。

   再者说,想要成为古武者,哪有这般容易啊?

   ——黄星海等人狼狈的离开了酒吧,心里越想越不得劲。

   想他们也是出自毒宗,竟然会被世俗界的美女给教训了,倘若这件事传出去,不是有损毒宗的威名吗?

   “黄少,我们这次回去,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师姐?”

   “对啊对啊,师姐这般厉害,有她出马,我们定能洗刷耻辱!”

   “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一时间,几个青年捂着红肿的脸,纷纷议论纷纷起来。

   “放屁!”

   听到他们的话,黄星海怒斥道:“我告诉你们,我们回去,谁也不许提及此事!”

   “啊?

   为什么啊?”

   几个青年有些不解。

   黄星海冷哼道:“你们别忘了,我们此次出来的目的!”

   闻言。

   几个青年浑身打了个寒颤,全都龟缩着脑袋,不敢再多言。

   他们这次离开宗门,是带有任务的。

   而他们擅自来到酒吧喝酒,那可是偷偷跑出来的。

   一旦被师姐知道,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师姐的可怕,他们可是深有体会。

   “好了,此事就忘掉吧,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黄星海面色有些阴沉,他挥挥手率先往前面走去。

   几个青年对视一眼,皆是不敢再多言,只能灰溜溜的跟了上去。

   可他们没走多久,前面昏暗的街道上,却出现了两条人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黄星海心里本来就有怒火,见到有人竟敢挡道,他瞬间就是怒了,指着前面的两条人影喝道:“什么人胆敢拦住本少的去路,是不是不想活了?”

   “呵呵,毒宗的黄少,好大的威风啊!”

   不多时,前面两条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这话是其中一个朴素女子说出的。

   朴素女子身穿青色长袍,面色较为清冷,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

   在朴素女子身边,还跟着一位中年男子,同样穿着古代的长袍。

   黄星海眼神微微一凝,觉得对方好像来者不善。

   “你们是何人?”

   阴冷青年指着他们怒斥道。

   “得罪了我们门主,还敢问我们是谁?”

   朴素女子笑了,笑得很冷。

   门主?

   谁是他们的门主?

   听其所言,黄星海几人彼此对视一眼,皆是满脸懵逼的样子。

   “我们门主是谁,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

   中年男子咧嘴笑道。

   阴冷青年很快回过神来,磕磕巴巴的问道:“黄少,他们所说的那个门主,不会就是刚才那小子吧?”

   黄星海阴沉着脸,却没有说话。

   他心里已经确定,眼前这对男女,应该就是刚才那小子的手下。

   真是没想到,出来酒吧随便玩玩,竟然能碰到拥有如此能量的人物。

   真是看走眼了啊。

   黄星海深吸了两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冷冷的问道:“你们想要怎样?”

   “哈哈,好说好说。”

   中年男子突然笑了起来:“只要你们诚心诚意跟我们门主认个错,这件事就此作罢!”

   什么?

   有没有搞错?

   让我们给那小子认错?

   “凭什么?”

   黄星海面带冷笑:“你可知道,我们是毒宗的人?

   得罪我们毒宗……”还不待欢黄星海把话说完,他觉得眼前一花,随即感觉小腹处传来一阵剧痛。

   嘭!中年男子身形倏然一闪,下一刻,一拳狠狠轰在黄星海的小腹上。

   “啊!”

   黄星海惨叫出声,疼得整个人弯腰跪在地上,脑门都已经是满是冷汗。

   “这位大哥,大姐,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们的门主,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是把我们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霎时间,几个青年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当即跪地求饶起来。

   呃——这画风,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他本以为这些家伙会反抗一下,没想到会这么软蛋?